A

赛马娘2

对赛马娘2“有想做双主角的痕迹却只弄得四不像的批评”提供一个解释视角——制作组的偏心。
当对角色的情感倾向显著时,刻画上自然也就难以形成并驾齐驱之势了。
只以一个小细节为证:



剧中再无下文,但答案不言自明——胜者麦昆。
而正是等待及其后续效应,导致了帝皇所对应的小次郎的失败。
关于岩流岛决斗,主流的描述大致如下:
武藏和小次郎相约午前八时决战,规定午前十时不到就算弃权。佐佐木出于礼节,早早就到了约定地点,然而武藏至九时二刻才悠哉悠哉地坐着一艘小船出现,并携带着特意制作了一把木刀,刀的长度是四尺二寸,比小次郎的”物干焯”长了整整一尺。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小次郎顾不得指责武藏的失信,拔出刀,扔掉刀鞘,徒步冲到岸边(逆光)砍向武藏,而在焦虑愤怒之下,连”燕返”都没有使出就败在了宫本武藏的剑下。
ps1:小次郎所用的兵正是最长的野太刀,而武藏此役舍弃擅长的二刀流,使用超重超长的木剑,有欺敌年老(小次郎已年过六旬)以力强取和用敌之以作挑衅状之嫌。
ps2:据说,决斗前武藏说:“刀与鞘本是一个整体,你却扔掉了鞘,说明你远远没有达到最高境界!”而小次郎的反应是语塞/无心回应。(这完全是瞎掰,因为实际上大多数的日本剑客在比武时都不带刀鞘的,带刀鞘反而碍手碍脚,武藏本人就是二天一流的创造者)

上述记载可能与事实相去甚远,但宫本武藏的胜者形象之不得人心可见一斑。我曾玩过一款游戏,其中小次郎的最终任务就是在岩流岛打败武藏,而武藏在制作组心中的地位可以直观感受一下:

一场“两主角”的世纪对决却被类比成了一场表面上与公平不沾边的单挑,脚本家对东海帝皇的同情怜爱之情之深也就不难想见了。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