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死亡笔记

写在开头:
0.不以挑bug为重心,着重以宏观为着眼点。
1.几个人在设定好的舞台上斗智斗勇才是片子本身所展现的,虽的确对结果正义和程序正义有所牵扯,但作者并没有在作品中表现出讨论的野心。
2.嚷嚷着不对等的,建议读读《孙子兵法》,再不济也要看点历史。斗争可不是下象棋,还要给两边完全相同的配置和规则。所谓的斗争,就是把有利条件转化为成果,将优势扩大为胜势。本作正是基于此展开的博弈。
3.讨论角色的道德水准毫无意义,都是游戏过程中遵循且只遵循自己内心定下的规矩的人,L不是程序至上,月并非毫无底线。
多提一句,如果L是M,月确实早没了,而所谓的月去杀光各国领导人逼迫他们交出L,其政治水平估计和我家以前养的狗有一拼,还真以为现实生活中有个超出常理的核武器就无敌了?
再多提一句,我从来都不认同月的做法,但我终于明白了,我之所以这么讨厌他,非因厌恶独裁,也非因厌恶人治,更非因痛恨他杀死了我男神,归根结底,我无法接受的是他的虚伪。

L和月的对抗,可分为5个阶段。
1~5试探:
月:逼迫L亲临日本。
L:基本锁定嫌犯范围。
6~9隔空交锋:
月:成功过关。
L:主动出击。
10~15第二基拉争夺战:
月:主动入局。
L:准备收官。
16~24逮捕火口:
月:恢复记忆和笔记掌控权。
L:基本掌握了所有情报。
25绝杀

第三阶段L虽然把月逼到了绝境,但至少犯了两个致命失误:
1.监视月的命令下得太迟,导致没能获得月砂初会的情报,进而导致了嫌犯落网仍对犯案手法一无所知。
2.只顾拷问第二基拉,导致月安然替换了笔记。
最终月就是靠这两点翻了盘。
这里要吐槽一句,L明显警力不足自顾不暇,L是钱多装备好人脉广,可搜查最重要的人力方面却是一块短板。神tm能调动全世界的警察,算了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四五阶段月的计策解释如下:
1.主动失忆造成此前是被控制的假象混乱L的判断。
2.利用犯罪持续的事实逼迫L解除监禁。
3.利用失忆不留痕迹地改变现状。
4.两大留手:
a.小纸条: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拿回记忆时夺回主动权。
b.假规则:结合12,从根本上逆转之前大量指向自己的事实,使得L的怀疑得不到支撑,同时保住了笔记。
5.换笔记:使得雷姆不能阻止弥海砂交换死神之眼,并让雷姆亲眼看见L对弥海砂的威胁。
6.利用雷姆的感情逼迫雷姆决断,再利用死神的死亡方式连带除敌,并借由此前创造的“不在场证明”抽身而退。雷姆必须死,不然月不杀光所有知情者就走不出总部。

首先来明确夜神月和L的目的。
来源:死亡笔记中为什么要让夜神月被m、n打败而不是l? – 知乎

夜神月——成为新世界的卡密
注意,他的目的并不是除恶务尽和终极净化。他提出了让人很误解为终极净化的手段,但在这个基础上, 他的诉求却不是冲着除恶务尽去的,而是尽快造神。
部分人主张作品主旨在个人正义和程序正义,是用社会架构的合理性,杀人的正义达不到0错误率,惩治无法形成持续化等来否定夜神月。但其实夜神月的做法并不是在优化构架。甚至不在于弥补法律漏洞。他的目的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在科技大昌的新世界造神,造一个明确对人类发展方向提出指引的神。
怎么来理解这个问题呢。其实在中国这个问题是不好理解的。简单来说,中国世俗化时间太长,历史经验为我们一定程度上夯实了道德基础,比如人过度自私自利一盘散沙就会有历史报应,比如大量问题依靠团结可以消解。这些历史经验无形中让我们有很多自认为理所当然的潜意识。但请注意这个保险国外是没有的。
过去的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是靠宗教来确保道德的绝对性,在这个基础上再以国家来确保法律的良效性。也就是说,即便是法律惩戒不足,宗教社会和自我认知也会是一个人道德意识的锁链。但当科学冲击了世界认知之后,神学迅速衰退。信仰缺失导致人开始蔑视道德,甚至开始形成群体性的道德坍塌。这在外国制造了很多可怖的恶果,也都在历史书上,比如二战。
怎么办?过往的神学理论建造方式根本经不起现代科技力量的解析。死亡笔记的世界提出了一个有神的世界,而夜神月则是期待把这个神力赋予人的性格,通过他个人的善恶标准,去向世人传达一个,神在关注人世,神能制裁人世,神有人的善恶观这样的意识。从而在这一基础上快速造神。
这不是秩序的良方,却是人心的一味药。甚至可能是一味猛药。
如果神真的存在,真的在打量人世,那么无疑过去神学坍塌为道德约束留下的空白,可以由这个新神填补。当然,中世纪的一些宗教问题在建立后也会存在,但是夜神月认为,只要人无法对人产生绝对控制,他就留下了人向神传达信息和意愿的期待路径。
在此基础上,再去看他一些看似激进的做法,就比较好理解了。神具备不可侵犯,不可质疑,不可被人力束缚这三个必要属性。他没有时间去跟L打你退我进的游击战,甚至不能表达出在科学威力面前这股力量有哪怕短暂退却的可能,至少是不能让世人感觉这力量能被世俗吓退。
这就是夜神月的目的,不择手段不惜一切的去造一个不被科学和人力战胜的神灵,并且要把这个神的力量深深扎根在所有人的心里。为他们重塑对神权的确信,重塑道德枷锁和社会选择的指引。
大结局DN世界的犯罪回弹说明夜神月的努力基本失败,更多人相信他只是个超能力杀人者,世界依然没有神。但也留下了一些人对他抱有作为神灵的确信和期待,这就是DN大结局对他的一部分肯定。
L的目的——通过人力找出和约束住kira
L的情绪显性变化有几个很有意思的点。一次是当确认世界存在死神时,他震惊到从沙发上跌落,喃喃道是要我承认这种东西的存在吗?一次是和夜神月打斗,他抱怨说他内心深处最希望的是夜神月就是kira,而他在担心的是夜神月仅仅是被一种意识附身造成了kira的结果。甚至在后来他态度消极,也是因为他担忧自己的这一推理认知。
那么L对夜神月来说问题有多大?L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加人脑巅峰,是科技社会的极致,是神学最恐惧也最深根源的挑战。每一次L的布局,杀招对准的其实都不是夜神月,而是kira。
假设夜神月把笔记一停,就算L对他一万个怀疑,能给夜神月量刑吗?能揪着夜神月脖子说,我一来找你kira就藏起来了你说说看怎么回事?或者以此把夜神月关起来?
如果夜神月只是杀人犯,如果只是猫鼠游戏,那么演100集l和月都能演下去。问题在于,L其实上来诛杀的就是正在造神中的kira。
L上来就不是以分析kira事件的角度去判断有超能力犯罪者存在,而是直接和kira以人的平等交流方式对话,先不着急分析案情,而是给kira定性。一个非正义杀人犯。即是说,虽然我不清楚你怎么杀人,但你是人不是神,还是个行为不被世人认可的,要被世人审判的罪人。
如果kira这个关注世人,指引世人的神灵这时候都不做出反应,无疑kira就等于认同了L给自己的定性。L是高度理解夜神月在做什么,上来先就拉开了一场夜神月不得不应战的局。
不杀L,意味着kira输于人力和科技。
因此再看第二场L和夜神月大学正面接触,夜神月的屈辱感就能够理解了。这是当有人跳到kira的头上给他梳小辫子,告诉kira,看冒犯者就在这里啊,你不是神吗?你又能怎么样呢?
神的力量被夜神月身份所束缚,他无法更近一步去做点什么。L打击在了kira神的致命弱点上。
解析到这里,L的目的实质上就非常清楚了,他是弑神者,是人类社会拒绝神灵干涉的意志代表。因此,死亡笔记给他安排了一个很合理的结局。
他死在了死神莱姆手里。死在了一个真神的手里。因为这是一个爱人的神,是一个愿意为人而死的神。
这是对他弑神者身份的合理回应。

下面本来是自己要用来分析L的,有写过就不重复了,动画其实拍得蛮清楚的。
来源:《死亡笔记》中 L 的推理究竟是有理有据的逻辑分析,还是凭直觉的开脑洞? – 自私的守护者的回答 – 知乎

L对人的直觉判断,在怀疑和试探夜神月是Kira的过程中,也是至关重要的。
L在锁定目标到夜神月身上之前,确实是纯粹靠逻辑推理出来的。但是从监听夜神月时起,直到最后在楼顶淋雨和月的对话,L都在更多地关注夜神月这个人,而不仅仅是呈现出来的证据。但就像最佳答案所说的,L印证自己直觉判断的方法是通过证据和线索,也就是说直觉在先,再以直觉为基础收集证据。
比如,在监听夜神月的时候,之所以夜神月没有像另一个被同时监听的人一样洗脱嫌疑,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L感觉月“表现得太过完美了”。那是夜神月是第一次出现在L的视野中,所以理论上月和另一个人的嫌疑比例应该是50:50。在监听没有获得任何证据时,将调查重心转移到月身上,只能说是一个基于夜神月性格特征的直觉判断。
比如,在咖啡厅用照片“测试”月的推理能力时,对月的怀疑从1%升到了7%,但这全都是基于1)月高超的逻辑能力,2)月不服输的性格。也就是说,L对一个人的怀疑程度,取决于这个人的性格,能力,价值观和罪犯的匹配程度,加上试探时对方的反应,这些都不是基于实打实的证据。这只是一个直觉判断,为他进一步套证据提供依据。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前面Ray Penber和南空直美的线索指向夜神月,L直接这么直觉判断是非常容易走偏的。
又比如,对于月和弥海砂失忆和恢复前后的态度和性格变化,L都非常敏锐,这也是一种直觉。1)月失忆后表现出的真诚和热情,让L觉得像换了个人似的(原话),而这一点连月他爸都没有察觉到。2)弥海砂去四叶集团面试之前,对男朋友是撒娇的态度,通过雷姆知道了自己的男朋友就是(前)Kira以后,回来和月的第一次对话多了一份顺从,这个态度变化被L捕捉到了,动漫里给了L一个转头看二人的镜头。3)月恢复记忆后,L在问雷姆笔记的事时,顺便问留在调查组的月:“你现在和Misa都自由了,为啥要留下来”月回答:“我想把Kira的案子解决了。你难道觉得我留下来别有用心?”这时镜头转到L偷瞄到月回到以前的那种冷漠眼神(注意是偷瞄,这个动作在月失忆期间几乎没有出现过)
还有其它诸多细节可以证明L是“匹配度”和“反应”的直觉判断在先,搜集证据在后。比如,当失忆的月在和四叶集团的黑长直董事电话谈判时表现出腹黑和计谋的一面时,下一秒L就开始怀疑试探月:“我觉得我死后你可以做L。”这是夜神月第一次直接在L面前展现自己的厚黑能力,即使是在失忆期间,也引起了L的怀疑。又比如,当火口开始杀人,月和弥海砂按理说都应该洗白了,调查组全员劝说L释放弥海砂,月和他爸的时候,L的内心还是持怀疑态度。这点从他释放前还要求夜神总一郎演一出戏,还有刚释放月出来时陷入情绪低谷被月质问时说的:“对,我其实希望你就是Kira。”都可以看出来,L对人有一个直觉判断,并对这个能力颇为自信,这在情绪低谷时表现得更加露骨。
所以,L是基于对人前前后后的异常反应或不连贯之处的敏锐直觉,来判断可疑程度并制定试探方向的,这也许是他基于自己敏感多疑的性格而锻炼出的能力(他的谨慎多疑是导致相泽愤然离开调查总部的直接原因)。从接触夜神月开始,L对月的怀疑就是从他的性格,价值观,和能力是否匹配Kira下手,之后几乎所有试探都是基于这一点直觉判断,以至于当月失忆了之后,他都在不断怀疑试探月,并认为月是主动失忆的。L看透的是夜神月的人格本质,这和鲁鲁修最后看透修奈泽尔的弃舰计划是一个道理。L死前在暴雨的楼顶戳破了月的人格面具,这直接印证了他对人有一个直觉判断这一点:“月,告诉我,从你出生那一刻起,你有说过一句实话么?“夜神月狡辩一番后,L说:“我总觉得,你就是会这么回答。”

要补充的就是月因为狂傲和强烈的优越感,故只允许自己做那个唯一神,而非建立一个有权威的庞大组织,因此始终只能一个人战斗。而lmn本就是组织出身,在组织里训练出来的精英,这导致月始终和对手有着无法弥补的巨大战略层次上的差距,也注定了除非拥有胜过完整组织的个人实力,否则失败就是迟早的事。
所以说月一面对挑衅,就必然会以最强硬的姿态回击,战略上的无谋就是其本质。
如果月的战略水平只有5分,那么他的战术水平可以打到95分。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月未必对每个人都了若指掌,但每次制定战术都充分考虑到了每个参战者的情况,比如考虑到了L虽然找到了凶手却对手法一无所知,从而打出了信息差。纵观其战术,还有以下几个特点:
顶尖的应变能力
应变最重要的不是巧妙,而是及时。偶遇抓住自己命脉的南空直美反将一军,突遭监控行动如常,死敌眼皮下巧书等等,能屡屡化解危局,正是大心脏(L的评价:“精神层次已经到了神的境地”)和反应能力的体现。
高效的执行能力
月的战术大多都是非常详尽细致的。
正是基于每一个环节都能执行到位,才屡屡达成了战术目标。
强烈的个人自信
说白了就是一个赌徒,可类比战国的苏秦,吕不韦。
有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故越复杂的战术就越容易出错。以最后一案为例,其计策是有着许多不确定因素的:
第一:调查状况不可控。
如新基拉被抓获前就被L探明了办案手法,如新基拉的个人情况使得假规则不攻自破。
第二:未必能第一时间恢复记忆。
如最后抓捕时不在现场。
第三:未必有写名字的余裕。
如手表被替换/没收。
第四:雷姆的牺牲不是必然事件。
只要一环不符合预期,战术就会破产。
然而那些大胆而富有想象力的战术最终都成功了,月也就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霸王日胜而亡,高祖日败而王,历史告诉我们,战术nb是没用的,战略nb才能当最后的赢家。此处吹爆我良神!
杀了雷:遭怀疑。
完美对抗监控:被锁定。
杀了L:被曝光。
只盯着眼下状况,解决地再漂亮,解决地完吗?

引自贴吧:

最后阿月针对以上破绽设计了一个常态化的情形,那就是不管阿月看没看电视都会有轻罪犯被杀,这样就显得不突兀。其实这里有一个极大的问题,作者没有指出那就我来说吧。如果我是L的话,一定会抓住不放。那就是在装了监视器之后,开始有轻罪犯被杀了,而且这两个轻罪犯还是用来洗刷嫌疑的人物,极其可疑。由此绝对可以推断出,基拉就在这10多个人里。L说5%,我真觉得是100%了。

那些觉得L就像看过剧本一样罔顾事实只咬月的,还是多涨点思维水平吧,月化解水高不假,但他没有可以嫁祸的对象(也没想过去创造一个),那么他就始终是唯一嫌疑人,且只要还在犯案,指向他的证据就只会越来越多,月所做的,不过是把让自己的怀疑度从x%上升到99.99%局面改变为上升到x+1%。

而L一直有着清晰的战略规划:
大海捞针:研究数据,步步缩小范围。
超能力杀人:先逮人,再图手法。
被离间:拿出诚意,建立更亲密长远的合作关系。
陷入僵局:反复试探,静待转机。
案情反转:那边要解决,这边也继续观察。
死了:替我的好好干。
因此虽然L不能保证每一次具体工作都收获满满,但只要悬案还在,就一直能有进展。

ps:希望拉黑所有心疼/同情/喜欢开局5杀的弥海砂的人。


雷姆死后留下的笔记本应该是被硫克依附了,“若笔记在没有死神依附下由人类持有时,只要触摸笔记成为依附那人的死神,一直看到对方离世,在其他人类触摸前,或那人自动放弃,才可取回。”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硫克可以把笔记送给魅上后可以不跟着他继续跟着月。
雷姆死后留下的笔记并没有被总部拿到而是被月拿走了,直到月以基拉名义把笔记寄给总部后总部才拿到这本笔记而这也是硫克与总部成员的第一次见面与相识,总部在把火口留下的笔记还给希多之前总部也算是拥有过两本笔记,虽然时间很短。
ep31:“借出死亡笔记期间,若持有者死亡时,持有权便会转移到当时手持笔记的人手上。”
月的爸爸死的时候笔记本在月手上,所以笔记本所有权转移到月。
“若笔记在没有死神依附下由人类持有时,只要触摸笔记成为依附那人的死神,一直看到对方离世,在其他人类触摸前,或那人自动放弃,才可取回。”有一集具体哪集记不清了,海砂穿着暴露来找月的时候硫克说了一句”那我继续呆在这好了”那时就似乎暗示了两本笔记本都已经由硫克依附了,所以调查总部的那本(雷姆自己那本)和给魅上的那本(雷姆给海砂的那本在月失忆前笔记本死神更换为硫克)笔记本都是硫克依附,硫克可以不跟着魅上,硫克只是送个笔记本,送完后又回来了他们应该没发现。


n所言的两人一起就能超越L,绝非虚言。
n代表了L冷静,通透,远略,守序,甚至腹黑的一面.。
m代表了L热血,激进,周全的一面。
n确实和L更相似,所以他也成为了L实质上的继承者。

先说最后的仓库决战吧。
先摆大结论:夜神月几无获胜希望。
结论1:m死后高田青美必死。
a.高田青美被n的人先找到,参见L抓获弥海砂。
b.高田青美的异状被相模等人发现,直接被当作基拉逮捕,月亦会面临相当不利的处境。
c.退一步假设ab都不发生,那么魅上照不具备杀死m的条件,n起疑且追查,月不仅计划破产,还可能留下把柄。
结论2:魅上照的发挥不影响走向。
a.魅上照调出真笔记:死笔结局。
b.魅上照假写:假笔记被发现。
c.魅上照不行动:高田青美月杀的,m高田青美杀的。
请问月为什么要杀高田青美?高田青美为什么也能杀人?m为什么要送死?n表示三个都不是问题,我们为m上柱香,然后一切照旧吧。
当m露出真容时,月还有不动手的可能吗?
结论:m一行动,n怀疑就成既定事实。
魅上照听命行事,无非就是n在决战前找不找得到真笔记的问题,找到了同决战,找不到下一盘,此时笔记不在手,联络人死亡,两人被监控,这局面谁更有利?
虽然找不到是大概率事件,但对n而言,依旧有其他选择。比如直接逮捕取真笔记时的魅上照。哪怕还是证据不足,连笔记都没了的月,和失败又有多大分别?
m或许仅仅是察觉到了假笔记的可能,或许已然料尽了后续走向,谁知道呢。
本来他只要给n提个醒就行的,不过骄傲如他,大概更愿意付出生命吧。
所以那个一口一个mn不配的人,你们真的要让我笑岔气了。
n制定细密计划,以己命为筹码诱敌出手,而m看出了其一重大失误,不仅主动弥补,还拿己命去诱使对方犯错(m至少研究过魅上照的性格),n心领神会将计就计,这么完美的配合,你们跟我说不配?????
要说这情节有什么缺点,那就是月的仙术,在对方刚刚表明要来日本还不知道魅上照和高田青美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就直接把他数月的具体行动全部预测到从而下达了换人+假笔记的命令,看剧本的到底是谁?
当然也可以解释成月并不知道n会怎么行动,但他为了避免到魅上照被发现笔记被夺提前准备,在n发出邀请时才判明了n的计划。
补充:
杰邦尼能复制笔记是机械降神,但没这个胜利的天平依旧倾斜于n。
“以魅上照之前的表现轻而易举被跟踪很扯淡”,这个观点我不反对,但说按照之前表现出的水平魅上暴露了真笔记依旧能执行杀人计划,凭你送的读者外挂吗?
说魅上为什么不藏几张纸的,果然智商不够只能事后诸葛亮来凑,n并没有接触过笔记不知道纸片能用,月打的还是信息差,这和之前对付L是一个思路。他巴不得n给魅上做个透视来避免一切怀疑,居然还觉得应该下令让魅上偷偷摸摸?
这里动画确实讲得不够清楚,我借鉴了漫画党的说法。
万一魅上照有且只用了藏纸,那在二连死的警示下,n找不到问题就会寻求其他突破口,最坏的结果无非还是取消会面继续观察。
对了还有写上月名字的某游戏结局,月粉们自己捋一下状况看看可不可能吧,我都懒得吐槽了。

从死笔完结至今,以下言论反复涌现:
月根本输不了被强行写死;
月太强了作者不知道怎么让他输只好配上猪队友;
作者被编辑部要求强行拖剧情瞎画发泄不满;
作者江郎才尽;
……………………
对有这些想法的人,唯一句话奉上:
脑子是个好东西,不需要的话还请捐给需要的人。
我来告诉诸位mn黑月输在哪吧:
输在了自己的傲慢与短视。
L死后多年依旧没能
建立一个有序的组织;
培养一批可靠的心腹;
如搜查本部一个自己人都没有,轻而易举便被n孤立。
如大敌当前才匆匆形成了月—高—魅这样极不稳定的三角链。
如高田死了,连立即顶上的人都没有。
如没和魅上有过哪怕一次推心置腹的深谈。
丝毫不深究m的死因(还总觉得n和你们的主子一个德性,魅上不行动也会照旧)。
月的操作这么感人,你们居然告诉我输了全赖队友?
别再说什么月被降智了,月不符合水平的操作是有,如不让女方备纸直接用饭店便条笔谈,但上述不过是一如既往的战略表现而已。
何况就算仓库决战月外的人都死了,月就赢了吗?
怎么知道n方和搜查本部没留后手?
情报外露或援军赶到,怎么解释自己独活的事实?
好,就假设n和jc只会送人头,月也很小心地把证据全部处理掉了,然后呢?要怎么解释光杆搜查本部?
能做到把知情人全杀了不留后患吗?只要月独活的消息被基拉反对者知晓,月就成了唯一的靶子。
别忘了lmn都是华米之家的人,可月至始至终都对自己对手的来头知之甚少,opq的出现,不过是时间问题。

m:二度绑架;取得笔记;遭到灭团;监听弥海砂;绑架高田。
2以虞待不虞在两方眼皮底下安然取走笔记,说明m至少是水平近月的战术大师。
3表明m缺乏长谋,尚未规划下一步行动还在研究笔记中就被报复,一来是m手段太狠导致两方迅速合作,二来是被L坑了,L显然只留了几个关键线索,导致mn对笔记规则,死神之眼等等都一无所知,m根本就想不到月居然能隔空杀光他们,如果信息对称,断不可能一出手就如此激进。
4确定了弥海砂的“无辜”,使n明确了打击对象。
而5除了说明m比n思虑更周全外(m是用过笔记的人,质疑m看剧本的建议测下智商),还说明了m除了狠毒,好强外的另一重要性格特征:重义。

或许图就是m的死因。
m被非议较多的一点是手段较之L太低级,然而L是侦探,m是黑社会,要求这两类人行事原则一致,有点可笑。

至于被黑出翔的n,可分析的更多,可我不是很想写。
n比月更懂人心。
月很会抓住人的弱点,n也会,然而n还能调动人的积极面。
n是稚气的L。
他继承了L的很多东西,却比L更执着于阳谋,同时也少了一份算无遗策。
n盯上魅上照是看剧本?请问月是怎么选上魅上照的?较之月,n还多了出目川和高田青美两条线,这还能找不到?能不能不要觉得别人都和你一个智商?要吐槽也是动画拍得不好,搞得像n扫了一圈就选中了,事实上n肯定是和L一样做了大量相关分析的。
这种角色居然能被认为只会装逼和捡漏,我真的觉得,为他正名,也只是对牛弹琴。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