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由特定作说开去的扯淡合集

兰斯10

遍览餐劵(光将餐劵2和3看不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现,r10故事上最厉害的一点在于,它什么故事都能写,而且都能写出味道。在人物方面因为太多难以面面俱到,所以巧妙地利用着前作使之水平不落。
对我来说游戏性只有两个指标,一是喷度,二是投入度。
喷度所反映的是执念,也就是我要在心里骂多少声草泥马还能坚持要通过;
投入度所反映的是集中程度和持续程度。
而r10嘛,喷度顶级,投入度次顶级。
ps:像两方面都顶级的战兰,我持续投入一年一定会暴毙,不开玩笑。
说到“游戏和剧情的结合”……
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意指不明,莫名其妙的短语。
要理解为操作时的出戏程度?
可操作时的注意力不都得放在解决问题上吗?难不成还能一边打怪一边回想对话的?真要那样也只是系统(太简单或强制演出多而长等)的错吧!
虽然我可以想象一下结合差是什么意思,就好比三国演义看着看着打起了三国杀,打完又立马读起了三国演义这样子?
但我觉得那原因归根结底还是要么游戏不好玩,要么故事无张力,导致了扯后腿的局面。
因为要玩家进行某个操作时,肯定会有事前解释啊!玩家肯定会对自己要干嘛,为啥干,怎么干以及相应后果都有数啊!如果无由被强制退出阅读状态而发起了牌,是个人都会觉得理解不能的嘛。
果然这只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哪怕制作者们脑袋被门夹了,也不会在篮球故事里安排足球比赛,或在战争世界里下棋,不管有没有解释。

ef-latter

一般来说,完美的短评有两种:
一种是作品的一句话,一种是非作品的一句话。
一句话才精炼,最强烈,那不单单是这句话本身,还有其所承载的全部。
完美的短评,绝不该有第二句。
前者比如
“如果再也不能见到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当你拯救了一个人,你就拯救了整个世界。”
后者比如
“血雨腥风成绝响,人间不闻白梅香。良人随雪飘零去,生者独守十字伤。”(这大概也是字数的上限了)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对ef来说,前者就是:
“原谅你。”
后者就是: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前者自不必言,解释一下后者:
我的短评写得很满足,因为它同时满足了我的三大魂:装逼魂,文艺魂,诗词魂。
然而,那绝对称不上好的评价。
我对用诗词评价作品推崇备至,但若要以诗词评价ef-latter,这一句已足够。
俱隔,俱恨。
对莲千而言,是日常,对瑞修而言,是病魔,对夕优而言,是生死。当然,所谓的最好的评价,只是对作品而言的,而评价的构成,还有评价者。
因此写属于自己的评价时,自然不必去求那什么最好,而应该致力于使自己写的文字对自己有意义。

remember11

游戏的特点是什么?交互。
游戏的重点是什么?体验。
r11这两点都做得非常好。
纯比内力的话(即故事的编织功力和叙述功力),其他艺术形式在文学(主要是小说)都不值一提,游戏是不是第九艺术我不置可否,但我可以断言,所有故事性载体的艺术形式都只是以小说为主的文学的下位替代。认为艺术载体只有区别没有高下,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ps:当按照齐泽克拉康等的意见,我们也是被语言阉割了,那么文学可能也无法探索超越的极限吧。
当然,并不是说其他艺术类型就不能出比肩顶尖文学的好作品,比如《大明王朝1566》即使面对top级小说如《战争与和平》,在叙述性,编织性,超越性等方面也毫不逊色。
但《1566》的瑕疵仍比《战争与和平》来得更重,且《1566》的可比肩程度与可再创造性亦远低于《战争与和平》,君不见连刘和平本人,都无法再写出《1587》的剧本,何况即使写出了,想能再演绎出相当的高度,亦是极难极难的。

bsd

1.觉得理解了作者想要表达的。
2.觉得作者传达了其想要表达的。
3.认可作者的表达方式。
在acg里,我所钟爱的,就是满足了这三点的。
我自认为并不是一个挑风格的人,但硬要说的话,温柔的,畅快的,更投我所好,扭曲的,诡异的,更惹我所恶。
因此我确实是赞扬王道,厌弃邪道的吧。
我对素晴日颇有微词,写了这么一个邪里邪气的的故事,然后告诉我中心思想是“人哪,幸福得活下去吧”?
厨子们的脑筋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厌弃邪道的原因不仅仅是故作黑深残的幼稚很恶心,更重要的是,它太图样图森破了。acgn创作者们的脑补的黑暗变态为史册里的寥寥数语提鞋都不配。
可王道不一样,“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这样的故事,来多少都不够啊!何况在我心里,acgn就应该是一个创作美好与光明的世界。武穆和少保再伟大,艾丝蒂尔的光芒也不会因其黯淡丝毫。
另外,我一直都觉得,在重要性上,编织内容远不及叙述技巧。
故我真的太喜欢r9了,它是我心中王道故事的范本,尽管它的反派尽是lowb,主角一路开挂。
这里的叙述技巧,仅仅关乎叙述,而不是在讲法上做文章(这里的表述不太严谨,不过无所谓了),不然素晴日那碎片式讲法岂不是上天了。
恕我直言,文字游戏里玩的那几套,是小说领域里不知道玩剩下多久了的。
说句实话,根本用不着拿所谓的纯文学严肃文学来装13,就是永远不会被主流文学大奖青睐的推理小说,其手法都是文字游戏跨不过去的高山。
我同意bsd并没有写出多新奇了不起的情节,但我依旧认为,它写出了一个足够有趣耐看的故事,虽然受能力所限作者没能把控住所有细节,但至始至终,都没有如受赞颂者2或秽翼那般造就了动摇根基的失控。

我非常喜欢战z里白银公的h

硬要从理性方面找充足律的话办不到,基本上h我都是随心情调整c的速度,但战z每逢即将h的时候都会额咳咳。
1.可能当时正好处于大概半年一次的性奋周期中;
2.战z的画是那种能勾起我欲望的色气(我非常喜欢大枪老师的画,而其在英雄战姬里的角色画得不可谓不色气,然而我依旧对h无感);
3.战z的系统与故事能够恰到好处得营造出感觉,这是文字冒险游戏几乎做不到的,也非rpg的特别优势,或许,这是战z特有的气质。
但事后只对白银公的h念念不忘,想必还是有着特别的理由的。
白银公的第一次h是一个出乎意料的情境,非但毫无色情还尽显神圣,而神圣的魅力是我难以抵御的,比如《秽翼》里圣女的初次献身就是我无法忘怀的,且在战z前绝无仅有。
另一方面,这场不带情欲的h只是口交,从头到尾白银公既只见上半身,亦连衣服都未动。
这份特殊的圣洁与克制,反而更强烈地刺激出了邪念。
e社虽然吊人胃口(tmd这不看攻略鬼能触发第二次h的条件啊),但好在没有把事情做绝,我一直惦记的扒衣还是达成了。
然而这次的h依旧是温暖盖过了情欲,白银公再度以奉献的姿态诠释着高洁与无私。我对着腿足意淫的期待也只好归于尘土。
ps:我电脑好破啊,只要玩rpg,就是闪退崩溃蓝屏三连。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