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H2》的一点分享

《H2》有两个很重要的素质,一是表达上细腻丰富,二是技法上节奏控制老道。前者让我念念不忘,后者让我津津有味。
分镜始终干净,越到关键之处,台词越简洁。叙事密度绝不会太高,有时松散,却不会持续到失味。
ps:安达充是绝对意义上的台词大师,笔下的角色的双关和留白要多少有多少,频频宛若轻吐海风,可贵的是没有一丝一毫和年龄或场景不相配的刻意与造作。
“和也,你是不能长命百岁的。”
“比吕,娶个长命的新娘啊。”
“古贺,你要长命百岁啊。”






这是千川最后一次输球的时刻,也是棒球中我最喜欢的一段。
用非常多的格描绘了这一球,却流畅不拖沓,比吕、场内、场边、屏幕后、乃至空旷,这些一起拉长了这一时刻,又分担了其情绪。在这样的调度中,漫天喧哗和嘈杂在这一瞬间停滞的感受强烈地传来。安达充用画面带来了声音,并让寂静降临。

“有一瞬间,我觉得酒吧里没有了任何声音,时代精英停下了唇枪舌剑,高脚凳上的醉汉停下了滔滔不绝,那情形就仿佛指挥轻轻敲打乐谱架,手臂举起来悬而未落的那个瞬间。”——《漫长的告别》

结尾典型之至——音画分离,表面上无关现场的台词。划上句号的浓烈情绪因余音变得又含蓄又深远,流淌在两人之间。
ps:不考虑归属问题,比吕×雅玲真的是赢麻了,双人最佳互动,他们十中有七。
这也是《H2》非常非常厉害的地方,在只有男孩参与运动的情况下,恋爱和棒球被彻底融合在一起,不可分割。直接的一例——最终比赛的第二个打席:如果无关恋爱,比吕不会连投3个慢速球,英雄不会目送三振。
对棒球与恋爱稍作对比,《touch》的确不能分割,但把浅苍南换成那只狗,我觉得也能复刻去掉恋爱的故事框架……《cross game》当然不能分割,但青叶不仅本就是一流的投手,还是光的老师。

在本作中,安达充使用的叙事技巧花样百出。比如,惯以环境开场和转场。
再举几例:
1.交叉:主线是正在进行的比赛,副线是正在比赛的人的回忆。

 2.插叙:把一段完整的背景,分散打入到比赛过程中。



这两种方法使篇幅与信息量不变的情况下,减少了读者连续阅读一场比赛的疲劳。
3.并行:千川和明和一各自进行着不同的练习,放在一起,便于对应之中突出了命中的场景。



 4.嫁接:明和一的比赛结果续在千川的比赛过程后,第一时间几乎一定会被误导。在交代清楚后,“两队实力强劲”的印象便得到了强化。


5.用插科打诨的方式调节气氛是家常便饭(最后一格),却从来不会喧宾夺主。

极爱的4页:
少年的意气风发

少女掩饰不住的心思

一直遮住的情绪另从口中流出

长久默默的温柔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