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车祸后的反思

当时的自己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混乱茫然,但总得来说表现地不好,一言以蔽之,在毫无准备且毫无经验的突发状况下,我没能当场获得足够必要的知识和做出足够正确的判断,被多人牵着鼻子走了。

先吐槽一下高德地图,太坑了,直接索不显示本地结果,这使得我在事后找补的过程中,得到了仅有半天的安慰。当然事后收集资料以试图证明之前行为的正确性,本就显得很幼稚很蠢……且自己面对家父时面红耳赤地辩解,包含了一份力图证明当时的抉择无可指摘的“自尊与逞强”。

现在回顾来看,对方是想讹我吗?事到如今很难有客观的立场,但答案大概是肯定的,至少,掺杂了这样的心思,譬如,问我还有没有车可供其使用实在是有点太刻意了。有色眼镜戴上容易,脱下可就很难了,如果怀着“对方是否在讹我的想法”仔细审视,那每一个微小的举动都潜藏着别有用心,事实则未必如此。

尽管对方的车看上去没啥损伤,但不能否定想要检查和修理的正当性,站在这一立场上,以交通费为名目索要钱财不是胡搅蛮缠。至于会不会真把车开到合肥的店修,我无从得知,只是有“不”的猜测,可我的猜测不足以否定其说法,而要求对方去后把路费等账单寄来我再转账是一个表面上无比合理但完全不具备可行性的想法……这里的关键问题是,他到底知不知道本地是有正规维修店的?从我在地图上没直接搜到本地结果来看,还真无从判断答案。但如果他明知没有,却一开始就演得那么卖力并贯穿了整个过程,那其发挥值得称赞,我不愿把人想得如此恶劣。不过话说回来,本就没打算去的话,那知不知道不都是讹吗……

虽然在尘埃落定之后再做相关查询实在太掉价,但平心而论,当时的我也没有从容搜集信息的余裕,况且即使波澜不惊,也很难保证能在有效时间里从信息之海获得足够正确的必要部分,在交流对象过多的情况下,被左右摆布是可以预料的结果。除了本地也有店外,似乎也没有搞错别的事情(但这也是最重要的)。回顾当时的心理活动和行为决定,以最坏的结果假设,自己是被忽悠到没被吓到,可倘若未受任何欺骗,我真的就能理直气壮地拒绝一切不合理诉求吗?自信和勇气,仍旧是我极度欠缺的。

最后一个问题是,即使在严格走程序之后,法理上我已无任何需要承担责任之处,难道就应该置身事外了吗?完全是我的疏忽,让对方的一家三口遭受了无妄之灾,纵然撞击程度很轻微,但孩子年龄尚小,也有受到惊吓的可能,从这个角度而言,为自己的过失买单,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虽然家父母一口咬定对方在讹,然而年前家母遇到车祸后,也存了讹对方的心思(虽然做法完全符合程序),更搞笑的是本质相当善良的家母为此还心虚了,面对保险公司时把自己的退休工资少报了1000。只不过,这么小的事故,单费是不是太高了……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