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虚伪的假面

如果以一支足球队的一场比赛来形容我对本作的观感的话,那就是上半场艺术传控津津有味,下半场莫名换下状态爆棚的两边锋立现颓势让人皱眉,而到了最后的补时阶段,则全体突变门将打起了篮球,顶着草坪没有弹性这一天然地劣强行展开了轰轰烈烈的传运并投球入门,留下了一地的瞠目结舌。
以转折之目瞪口呆的程度来看,本作前所未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虚伪的假面也在我心中占有一席之地了。
复盘一下结尾:
A.boss未死
打起来人没死本不是个事,随便找个状况把战斗中断了不就好了,然而本作处理起来是:
a.又是大封印又是大变身,宫殿被拆了个底朝天,可除了第一批士兵外,一个来探查情况的都没有,对,事发现场还是帝位继承者的居地。
b.战后主角团安然原地商讨计划,该换装换装,该塞人塞人,该分配任务分配任务,一切准备完毕后方离去。
c.就在ab这种情况下,那个把主角团打得集体力竭但也昏迷的boss,无人在意,过了一定时间后竟以远超此前的战力追杀了过来,明明是对着脖子抹一刀就能解决的问题。
d.甚至后来还有说明只有男二意识到了问题但人家豪气干云:“无所谓!”
B.同归于尽
虽然我并不清楚以死相拼的单挑在真实世界里同归于尽的概率是多少,但这种事情理解起来并无困难,然而本作处理起来是:
a.小鬼不听劝非要搞事;
b.看管不严放跑小鬼;
c.两位苦力男被调离团队,只得男主单独去抓;
d.男主圣父之心大发依纵小鬼;
e.小鬼发挥小鬼本性继续搞事,最终遂愿。
为了1证明男二确实英明神武天下无双,天亡我也全赖队友非战之罪2制造潸然泪下的离别,着实煞费苦心。
到此我已吐血两升了,但在编剧眼里这显然不够,于是第三升血不邀而至:
男主变成了男二。
我觉得编剧肯定觉得自己nb坏了,哈克本就是伪物,那他自然还可以再伪成奥修特尔,这份替代,可谓别出心裁合情合理。
可男主并不是一张可随意涂抹的白纸啊,彼时被取名为哈克时确实一无所有,可此时的他已拿回了过去,而消失的社会关系,也已重新凝聚于其名哈克。
更重要的是,男主是有自己的灵魂的啊,这份随遇而安的天性与奥修特尔的“慨然澄清天下之志”格格不入,他与男二,是情投意合的朋友,而非志同道合的战友。(因此我都懒得指责他背叛了久远云云,毕竟男主没有明示过对其的情愫,且虽要报恩但也不至于你救了我我的命就非得只属于你,久远遇险也有自己负气出走的责任)
何况主角团也是因“哈克”而聚在了一起,虽然提供契机的是奥修特尔,但也仅此而已。
仅仅一个死者为大的理由,根本不足以使男主片刻便独自做出如此决绝的决定。
比起这三波给我的冲击,之前远征政变的一系列崩坏,都可忽略了。

我理解编剧不甘于日常的野心,想描绘乱世的梦想,但你能不能……能不能……稍微写得合理一点?
其实大敌上门,关心则乱,挚友牺牲,继承遗志都是很正常的元素,但搭配成果如此诡异,也算是一种才能吧。
大概就是巧克力剁碎搅进了炸鸡再泡在挤满了番茄酱的可乐里,那味道,想必是非常美妙的吧。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