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希腊棺材之谜

本作的情节之绵密,发展之流畅都教人赞不绝口,卓越的节奏掌控力所带来的优秀可读性与美妙的阅读体验,让本作成为了国名系列之冠最有力的竞争者。

美中不足的是,以系列整体上令他者难以媲美的逻辑素质为基准,本作这部分的表现反而相对有些薄弱。抛开红绿色盲这一疏漏,解答部分还有一些明显的瑕疵:

1.推翻解答二时没有正面回应检察官“在斯隆死后,苏伊查到场之前,另有人改变了现场”的假说。

2.只因斯隆死亡,就认定他与谋杀无关并全盘采信其相关证言。

3.凶手陷害诺克斯的布局颇有引火烧身之嫌,且难以领会这般设计的想法来源,因为光看原文,会发现凶手此前也从未接触过那一特别的打字机。

4.排除同谋的核心想法是“既已对同谋痛下杀手,便不会另寻同谋自找麻烦”,但下杀手未必是出于利益或脱罪的缘故,而是可能有着不为人知的复杂牵扯,那么再有他人卷入也未可知。

此外,诚如我的友邻所指出的那般,用以排除诺克斯嫌疑的理由并不充分。

不过,作者也用这一理由演奏了一场天籁双重乐。埃勒里曾于发布会上提出,“琼主动透露了回归伦敦的行程,这表明其不知晓画的归属。”原本牵强的说法随着这一理由的抛出,既变成了另藏玄机的烟雾弹,亦得到了精彩修正,在一理二推的过程中完美排除了琼的嫌疑。

容易感觉到本作与“后期奎因问题”的纠缠之深,在本作中,新线索的发现,除了一般的推进故事外,还在一方面起到了显著的作用——颠覆作中已基本完整的推理,这自然引发了第一问题,即在推理小说中如何确保线索为真且完备?而凶手高明的误导方式则指向了第二问题,即如何得知是否存在犯人考虑到侦探介入而改变原先行为的情况?  

ps:如果认可《Y的悲剧》的隐藏解答的话,那么《Y的悲剧》大概是涉及第二问题最深的推理之作。

简单谈谈个人对这两个问题的看法:

1:全凭作者

理由很直观:无关公平性,无关对创作与阅读的对等性的追求。连包含一阶谓词逻辑与初等数论的形式系统都不可能做到完备,又如何苛求作者在作品内部完成自证呢?相信已有的叙述潜藏着导出唯一真相的全部要素,正是“推理”这一类型下,作者与读者之间的默契。

2:无需考虑

任何力量的介入都会带来独特的影响,“原先的行为”这一假定本就只存在于真空,似乎没有理由认定,侦探的介入特殊到了值得专门对待的地步。何况,推理小说不是冰冷的谜题,而是有血有肉的文学作品,与嫌犯的相处,正构成了侦探魅力的一部分,他们的工作,自始至终,都不会被简单描述为“确定所有条件以及条件的使用条件,然后给出精准的解答”。

胡思乱写爱好者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