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胡侃推理(永远更新ing)

作为一个推理小说的原教旨爱好者,我自认为我是一个相当宽容的人,能按照三要素(布局,诡计,逻辑)成文当然很好,不能也没关系;能遵守诺克斯新十诫最好,打破也无所谓。一言以蔽之:成功for fun的,就是好作品。
新十诫(不是诺克斯本人写的):

一、凶手必须早在故事的前半段出场亮相,这绝对是最基本的因素,否则这部书就不能被成为侦探小说。而关于凶手不能是读者清楚其思路的人有点过于严峻,但作家同时应该避免故意的去误导读者。
二、故事中可以为了谜核的设计和环境而加入超自然的因素,但它们必须不能和最后答案有任何的关联。
三、允许神秘的房间或通道(如果环境需要),但不能作为犯罪方法的解释。
四、避免使用不为人知的亚马逊毒药,或新发明的死亡器械工具,除非你身为作家有那方面的资历。比如如果牛顿用他的力学知识写一本侦探小说,那是可以谅解的。但如果你连感冒药阿斯匹林可以致命都不知道,还是别胡乱发明新的毒药为妙。
五、尽量避免角色人物中存在外国人,除非剧情需要或者你对他们的文化,思想行为有一定的了解。
六、避免透过意外事件来结案,因为这类小说在推理的解释和线索的运用上根本是不公平的表现。而且拜托在最后别对可怜的读者说:“天!我为什么现在才发现!”等令人愤怒的感叹词。
七、犯罪不应该是你一开始就把其描绘成可以信得过;不吃人间烟火的人。而如果你本意是把他设计成骗子在说谎,起码给出线索好让读者有个公平的机会去发掘。
八、一定要给出所有的线索,当然你可以把它们隐藏起来,但建议别运用以拼错字,或英美两国语言的差别等低级手段,因为如今的书排错版的情况太常见了。
九、可以利用书中的“华生”以提供读者错误的判断,当然这不是规定如此,利用常识吧,否则戏剧性何在?
十、不要企图以不可能的装扮来愚弄读者,比如女人装成男人,或者相反邓
的来迷惑熟悉他们的人,并通过他们精彩的演技成功逃离法网!因为这样妙想天开的事就连在莎士比亚小说里也不会出现。特别应该注意的是避免利用假发胡须等。

不因作废人,不过碰到侮辱智商或嘲讽品味的,还是会涌现寄刀片的欲望的。
my best:(没有数量限制,代表我心中第一梯队的作品,一个作家最多一部)

1.《白夜行》
郝思嘉爱白瑞德吗?
这就是雪穗是否爱亮司的答案。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毕竟,明天又是另外的一天了。”

本作有多阴冷飘渺,致敬作有多厚重积极,结尾便可窥见一二。

我很难认定《白夜行》是比《飘》更好的作品,但它确实为我奉献了更为刻骨铭心的阅读体验。
毕竟,它的情节如此实,笔法却那么虚。
小议东野:
虽然几年没看过畅销君的书了,但我至今都不明白他怎么就成了推理爱好者嗤之以鼻的存在了,写得多和卖得好,对一个作家而言总归不是坏事吧?
可能是他下限真的太低了吧(滑稽)。
《嫌疑人》虽然诡计是老梗,然而布局极高,推理的切入点叫人惊艳,描写也令人动容。最重要的是本学渣也是厄多斯的信徒。
《恶意》胜一手创意,更胜一手立意,深入骨髓的不寒而栗。核心部分借鉴《一朵桔梗花》要扣分。
这三部作品就足以让东野在推理界留下一席之地,至于人家爱写鸡汤,倒也无关紧要了。
东野的文字特点就是简单又耐读。当然他确实不擅长本格,《放学后》平平,《圣女的救赎》倒是顶尖的诡计,但撑不起整本书。
我很感谢东野,但我觉得,还是不要奢望他能再创高峰了吧。

2.《X的悲剧》
让其他所有推理都黯然失色的伟大演绎,无可匹敌的酣畅淋漓。
多少有些瑕疵,但迄今为止,仍是逻辑流的《圣经》。
小议奎因:
我最喜欢的推理小说家,心中最伟大的推理小说家。
以上两点,没有之一。
那种一条一条线索去缕清一种一种可能性,直至唯一终点的畅快感,几乎无法在其他作家那复现。
《希腊棺材之谜》是和《X的悲剧》并驾齐驱的神作,即使是奎因的其他作品,也和这两者有着档次上的差距,尽管犯了个生物学错误,但反转和多解都设置地合乎情理,解答的畅快感亦是一等一。
y大概是奎因第三好的作品,情节有趣,凶手意外,推理细腻。
法国和z是最能体现奎因流本质的作品,即演绎排除唯一性。刑事证据是啥?能吃吗?
但z的情节设置比较糟糕,而法国的解答说服力不够(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凭什么那位就是唯一会用粉末的)且推理重复。
荷兰最后的推理有点问题:
第一案确定范围,第二案确认凶手,第二案的凶手符合第一案的范围,第一案存在同谋,该同谋在第二案不可能协作,两案手法完全一致。
由此推出两案凶手是同一人,第二案使用同样手法是为了掩护同谋。
结尾公布了同谋证据。
这逻辑肯定是需要重构的,得先找到同谋证据,才能证明第二案的凶手确实犯了第一案,从而排除模仿犯并推出理由。
除此都很好,第二个推理相对简单,我和奎因完全一致。
埃及算是重诡计的偏锋之作,不过诡计多少过了时效性了。
推理倒是相当精彩也挑不出刺,可是1.两个推理都对抓凶手卵用没有,2.二三案除了说明整体诡计再无任何有用信息,说一句侦探无能毫不为过。
玻璃钟乃最强短篇推理。上帝之灯是最强奎因诡计。
奎因玩弄文字的水平较之此间翘楚雷蒙钱德勒,还是稍显逊色。
诡计不够能打一方面可视为其弱点,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其作为大家的明证,毕竟其文字,乃去戏剧化的文字,或许除了埃勒里和哲瑞,一切都是。

3.《东方快车谋杀案》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凶手设置,波洛流的最高峰(一句伪证推出所有真相,神来之笔)。
阿婆亲切诙谐的英伦风格非常迷人。
《无人生还》是光环大于水平的作品,更像犯罪小说,虽然在自白书前用一条线索明示了凶手且本就好猜,但整体而言推理和手法都不怎么令我信服(诱人自杀以我粗浅的心理学知识反而比较认可)。至于说开创了童谣杀人和暴风雪山庄的,范达因和奎因要哭晕了好么,真正算得上开创的也就是无人生还的模式了吧。
但另一方面,暴风雪山庄要致敬都找《无人生还》,阿婆的故事水准真没得说啊。
《罗杰疑案》是顶尖作品,高明的不只是叙诡,还有结尾的演绎。
《帷幕》非常精彩,非常精彩,虽然我一度疑惑是否有失庄重,但毫无疑问,这是一次伟大的谢幕。
除此外我最喜欢的阿婆作品是《控方证人》,情节设置颇具匠心的法庭逆转,和《十二怒汉》在我心中曾经为黑白电影的双璧(这怎么也是法庭&推理的)。
暴论叙诡:
国内许多读者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叙诡就两眼发光,e17张口闭口都是叙诡,它整个故事的精妙性岂是区区一个叙诡所能道尽的,我都觉得比起那些叙诡吹,我才是e17厨了好么,车轮如果只有一个纯叙诡,也就是个三流gal。
叙述性诡计,这是一个看上去很nb的汉语词汇吗?同义词:特定的骗术。
推理小说的常见方法里,我最看不上的就是叙诡。
因为其他套路,都可以改良加工重构再创作,叙诡不行。在第一次上当之后,这种惊艳就很难再被复制了。
另一方面,主流小说里的文字游戏和技巧多了去了,叙诡排得上号吗?
ps:有些推理小说结合着使用叙诡,效果还是不错的。

4.《犹大之窗》
我不知道逆转裁判有没有从本作中获取灵感,但我知道本作可以完爆逆转裁判。
逻辑,布局,诡计,气氛,侦探的塑造,均无懈可击,就是对真凶的处理草率了点。
《三口棺材》线索甩你脸上,解答突破天际,还有不朽的讲义,遗憾的是严谨性略缺且阅读体验相对糟糕。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人物数量过多,舞台构建过杂,叙事啰嗦,加上令人不忿的伪证,整体而言颇有炫技之感。不过奎因流的多重演绎精彩绝伦。

三大家就是三大家。30s~40s诞生了数部推理小说界可冲击top5的作品,这是何等辉煌的十年啊。

5.《钟表馆幽灵》
建筑诡计,伪犯诡计,以及颠覆性的不在场证明诡计。
双线叙事,倒三角叙事,以及令人震撼的真相。
伏线尽收,这就是新本格最完美的形态。
11杀1未遂1伤,这是我看过的单人单案的人头记录保持者(滑稽)。

6.《第七重解答》
标准而杰出的古典遗作,透过它,能望尽黄金时代的荣光。
但那令人头皮发麻的结尾又好似在诉说着已然改变的时代。
《第四扇门》的叙诡切入让人赞叹,但已不那么标准了,整体上也欠点火候。希望霍尔特不会是欧美最后一个扛起本格旗帜的大家,他近几年才出版的新书还没看在,也希望能带给我惊喜吧。

7.《奇想天动》
惊才绝艳的破案者百年来屡见不鲜,但吉敷竹史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刑警。
恪尽职守,细心敏锐,不畏强权,百折不挠,充满正义,悲天悯人。
如此浪漫,如此哀伤,如此沉重,如此……伟大。
某个解答确实配不上谜面。
虽说岛田不以文笔见长,但本作的文笔都黑的话,我觉得还是别看推理小说了。
最广为人知的《占星术》稍显过誉,虽然看之前就反复遇见核心诡计被某漫画某电视剧抄袭的论调,但我没看过被抄的部分故无影响,然而这个诡计依然被我早早识破了,只能说开篇的遗书布局很高,但只要摆脱其误导,逆向思维下推出答案简直一马平川。最有味道的是结尾的自白。
《异邦》因为某个点是我的知识盲区所以。。。但也有隐隐猜到,一点就透的那种。作为出道作叙事特别清晰,笔法还是稚嫩了点 。

8.《一朵桔梗花》
至简,至实,至美,至哀,至深。
优秀的本格作可以把高潮篇读10遍,而优秀的社会作,可以把全篇读5遍!

9.《首无作祟之物》
曾看到用简单的进出逻辑看透其一诡计的解释,感叹自己还是太嫩了。
人名泄底。
一切废话都是为了包装。老梗硬是秀出了华丽的谜面和神奇的解答。

10.《盲人与狗》
前中期的时候一直觉得这都啥跟啥,最后却只想五体投地,心中最强的安乐椅神探。仅靠一个切入点,便回收了前面一大堆找不到重点的叙事的伏笔,甚至能在推理过程中被带动跟着侦探解明更多的信息,实乃充分展现了原汁原味趣味的神作。
中国有此,幸甚。这个作家没能大红真的是太可惜了。。。
从程小青先生以来,中国推理也有一百多年了,但是有量无质,只能自销,虽然我是国际主义者,但还是觉得挺遗憾的。
《乱神馆记之蝶梦》:杰作,作者文笔的进步也太夸张了吧?这文绉绉的风格读起来真是欲罢不能,推理相关的构成也很稳当。缺点是人物没立起来来,最后蹦出个美男子除了满足作者个人的玛丽苏幻想之外并无多少意义。

其他碎碎念:

《福尔摩斯》:神作到庸作应有尽有,四大奇案排名:
1.血字的研究
2.恐怖谷
3.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4.四签名(被动画《少年狄仁杰》抄了)
爵士擅长的是人物塑造和讲故事而非三要素,所以《福尔摩斯》算不得最好的推理小说。当然历史意义和影响力无可置疑。考虑到时代问题,贡献了那么多点子也是绝对的天才。
办案的路子大抵可以分为两派,福尔摩斯流和波洛流,后者更契合神探的气质,然前者才是刑侦之道。

《独眼少女》:佳作,其恶趣味之深让人发指。你确定你写的不是反推理小说?至于说这玩意回应了后期奎因问题,我说大哥,你想要回应这个问题,最起码安排个侦探来吧?让凶手来真是亮瞎了我的眼。
虽然我想就算不考虑书中的特殊情景设置,这案子也破不了,md我在毫无监控的乡下半夜一刀解决了隔壁村的两家人都没见过的一个小孩,刺完就跑然后整个半夜也没人见过我,能破案就有鬼了,纯粹的为杀而杀。
单线逻辑创造出的伪解自然是不能令人信服的,有效的推理在于一个结论与多个证据都能相互映照,换言之,网状逻辑。(或虽是孤证但找不出任何矛盾)
从这个角度而言,后期奎因问题就是个伪问题(侦探的介入造成了更多凶杀甩锅侦探就跟你被qj是因为你长得漂亮一样,不是扯淡嘛)。
其实《疯狂下午茶》的开篇,就是对这个问题的一个很好的回应。
“如果线索与想要嫁祸的对象相矛盾,那么就一定做不成误导。”一句正确的废话,还是有点价值的,毕竟指明了最可靠的证据的来源。
第一解明明沟通一下就能完事,结果就这么认了,你是有多不信任你女儿啊。
第二解压根就没看明白为啥要自杀,为了包庇第三解的指向?那还是沟通就能解决的问题啊。
第三解也是直接认罪,个个都这么奇葩,唉。

《刺青杀人案》:佳作,可能是处女作的原因,高木彬光在描写诡计的时候给我一种小孩子遇到好玩的很想分享又犯了傲娇病从而扭扭捏捏的感觉,于是在他那想炫耀又怕泄底的心态下,我就提前把诡计看穿了。。。而且最后也有点自卖自夸了。
诡计是还行,结合社会背景又添了一层魅力。
之前看到说柯南某案抄了希腊,吓得我赶紧回去把两者都再扫了一遍。
柯南的暗夜公爵事件机械心理密室的嵌套和《刺青》如出一辙,我咋就从来没看见有人说前者抄了后者呢?
所以要怎么区分抄袭和借鉴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一个问题。
个人看法是精华部分或大量桥段可同构即为抄袭,否则不是。
一个智力正常的人,是绝对不会得出《黄昏之馆》抄袭了《无人生还》的结论的。

《班森杀人案》:佳作,和万斯以同种理由同时在第一眼就看穿了凶手。
作者借侦探之口大肆嘲弄法律制度,他的看法当然有道理,不过心证比人物证更具备说服力吗?
怕是不见得吧。
我想结局还是让物证定了罪,或许作者也是暗暗承认了隐忧。
看过《局外人》的,都能明白单单的心证会有多荒谬。
程序正义与结果正义之争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当年我曾在死笔吧和人大战上千回合)《东快》也有明确涉及,可任意一本小说,都终结不了这个话题。
《主教杀人案》:过时的良作,过时指的不是三要素,而是某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东西。有推理有反转,但都比较一般。确认凶嫌其实还是心证那套。
范达因非因自己的作品,而因那教条二十则出名,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几作也确实和那二十则一样,是非常古板的作品。
虽然他可能不是一流的推理小说家,但影响力无可置疑,比如奎因就深受其影响。

 

《斩首循环》:佳作,5个点都简单谈谈。
哀川润最后的纠正和这部小说的精神息息相关,但却会让推理厨皱眉头。
第一个略微表现出了逆向思考的趣味。
第二个只看造梯子的话还有更高明的(能处理证据),但本作自有亮点——梯子就在眼前却视而不见,且兼利用了此前的case,可以说是很高明了。
第三个有逻辑的醍醐味,应该说,其指向唯一,解答直观而明确。至于我为什么没有在揭秘前看出来,可能只是当时大脑不够清醒吧(我从来不会在阅读时刻意停下来推理,但很多解答本也无需这般才能得到,这无疑就是那种应该被一眼识破的)。
第四个游离于体系之外,旨在表现人物而非表现自身,单独评价的话没啥特别的,但放入文本中自显趣味。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