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网文闲谈

一口气把柳的新书读到最新部分,然后又大量重温,不得不承认,我确实喜欢柳,可能比想象的还要喜欢一点儿,就像我喜欢土豆一样。

我认为柳是江郎才尽了,《天医》很好,《火王》未能走高(斗争线很爽但明星线很不爽,且我很不喜欢白素)(想想觉得不对劲啊唐重最后那么决绝代对董菩提毫无欺骗,那么董小宝执意杀唐重为啥就是菩提赌输了呢,唐能暗使手段反过来不也一样吗?至少那时小宝还是表明上的胜者。硬要找一个不双标的解释的话,董小宝主动暗算且先表明了不死不休的立场,所以唐重报仇理直气壮?),《终教》下滑《逆鳞》再下滑但仍不乏亮点,而后真就乏善可陈了。

    “无所谓。”耶稣说道。“我主说过,倘若有人辱你、骂你、讥你、笑你、贱你、唾弃你,不要理会。再过几年,你且看它。”

    “——我不记得上帝说过这样的话。”

    “没有吗?这么有哲理的话一定是我主说出来的。”

《天医》里我记忆深刻的一个桥段,十足地体现了柳的风格。

我其实不怎么喜欢《终教》,即使以爽文的标准来看,它的缺点也太多太明显了,反派要么徒有虚名,要么形象薄弱,多线戏份不平衡,框架混乱结尾仓促。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终教》是同时戴着脚铐和手铐在跳舞,故多处都非常得别扭,如蒋钦线被砍,如陆朝歌的“出轨”与怀孕。如方炎在男女感情上表现出的非常不符合种马爽文来者不拒的无奈。

叶温柔作为钦定的女主,读不出服气点,只有强行钦定的不平感。原文多次表示秦倚天输一手先来后到,但如果不从认识的意义上而只从情感的意义上来考察,找不出方认定叶的起点,也就无鲜明支持这一点的证据。

虽不喜欢《终教》,但是我太喜欢秦倚天了,柳书里我钟爱4个女孩,按好感度排序是秦倚天,王九九,董菩提,千度。

ps:秦洛屡屡推开王九九,唐重屡屡推开董菩提,方炎屡屡推开秦倚天,我的审美还真是够专一够单调啊。

秦倚天兼俱了王九九的敢爱敢恨和苏山的大气自若,没有矜持,保持高傲。

而较之王九九的有所得(虽然是精神上的施舍,而这也是种马文的必然),她的无所获与不求回报更是让人心疼不已。

(秦洛最后未娶保持平衡,唐重弃花草同取2明珠,方炎则是在叶温柔线上狂奔到底但拒斥一心一意,《逆鳞》是那一对相识于江南城的少男少女,也永生永世不再相见。

后面就锁cp了。。。)

没有一点的消息传递,秦倚天便给了方炎全部的支持,方炎也完全了然——何等令人心醉的心有灵犀。

“他一定会坚持下去的。”女孩子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因为,我不会让他输。”

说要请她看这一城风雪,她便真的很认真的在看这一城风雪。——别出心裁的浪漫。

叶温柔的帮不计性命不计代价,可总在考虑退路,秦倚天的帮未必豁出一切,却从未以输为可能,高下立判。

秦倚天的戏份不算少,但直至《终教》结尾,她也没有和自己的挚爱相处长至一天,而且故事脱离校园后,相见总是解围,每每思及,总不忿于太过明显的偏心。

——————————————————————————————————————————————————————————————————————————————————————

 这一世,他又成为了道宗的弟子,然后,在那里,他再度见到了一道活泼而俏丽的倩影,那乌黑的马尾轻轻的跳动着,仿佛能够为人心中增添无数的活力。

    她依旧是道宗中的小公主,而他略显普通,只是在那重重人群中,两人对视,仿佛都是微微颤了一下,一种莫名的情绪,充斥了他的心中。

    他喜欢上了她。

    于是他开始奋力的修炼,他开始脱离平凡,从那道宗弟子之中脱颖而出,伴随着他在道宗弟子中的呼声越来越高,那道悄然注视着他的俏目,也是愈发的明亮。

    他们最后成为了道宗之中最令人艳羡的两道身影。

    他们一起修炼,一起执行任务,生死之中,情意涌动。

    道宗的后山,漫山遍野的鲜艳花朵,风一吹来,幽香顿时弥漫了天地。

    林动盘坐在那花海中,望着前方,那里,身段窈窕柔软的少女,正轻灵而舞,漫天鲜花伴随着她的腰肢的扭动,汇聚在她的周身,少女那清脆如银铃般的咯咯笑声,犹如天地间最为动听的音律。

    他目光柔软的望着少女,那一霎那的心灵最深处,仿佛是有着一种复杂得连他都无法分辩的情绪涌了出来,那种情绪深处,似乎是有着一种撕心的痛苦。

    不知不觉,他红了一些眼睛。

    “喂,你怎么啦?”

    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少女漂亮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乌黑的马尾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一些动人的光泽。

    他望着那张容颜,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柔荑,他似是沉默了许久,最后,喃喃的道:“嫁给我吧。”

    当他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一种特殊的情感,仿佛是穿越了无尽轮回,重重的击中了他的心脏。

    要给她幸福。

    那种情感,似乎是在这样的说着。

    少女也是被他突然的话吓了一跳,旋即那俏美顿时变得绯红下来,大眼睛中弥漫着娇羞之色,旋即她轻轻的点头。

    整个道宗,弥漫在了喜庆之中。

    作为道宗最为优秀的弟子,他与掌教之女相合,显然是众望所归的事。

    在那红烛遍布的新房之中,他轻轻挑起那鲜艳的头帘,他望着红帘之下那张娇羞动人的俏脸,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再度通红了起来。

    然后,他在新娘那疑惑而羞涩的目光中,低下头,将那一抹柔软,重重的含入嘴中。

    那一夜,有着春光涌动,只是少女那带着一丝痛楚的轻哼声中,却是包含着无尽的幸福。

    大婚之后,两人更是形影不离,那般不舍不弃的情感,让得不少人羡慕不已,人世间,能够彼此寻找到所珍惜的人,那的确是一件幸福得让人不愿苏醒的美好事情。

    只不过,应欢欢却是觉得,在那大婚之后,林动突然有时候会变得沉默许多,他呆呆的坐在山崖上,望着到宗内众多弟子的修炼,那眼神似是有些茫然。

    不过这种茫然的眼神,每当转移到应欢欢身上时,便是会化为一种温暖,只是,那温暖深处,仿佛隐藏着什么不敢言起的情绪。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她最终忍不住的问道。

    不过面对着她的发问,林动却是微微一笑,将她轻轻的揽进怀中,那种柔软让得她身心都是化了开去,再也不记得质问的缘由。

    “我会让你永远都开开心心的。”林动将脸埋在她乌黑而幽香的长发中,心中仿佛是有着喃喃的声音响起。

    时间,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不知不觉,已是大婚后的三年。

    在那道宗山崖上,应欢欢那洁白修长的双腿在崖外轻轻的摆动着,然后她微偏着头,望着一旁的那望着道宗内的青年,后者的身影,愈发的沉稳。

    她望着他,抿嘴一笑,有些妩媚少妇的动人风采。

    “爹爹说按照你的修炼进度,恐怕两年后就有资格继承他的位置了呢…到时候,我是不是也要叫你林大掌教?”她俏皮的笑着道。

    “那你就是林大夫人。”林动笑着伸出手指弹了弹她光洁的额间,眼中满是宠溺。

    应欢欢笑吟吟的望着他,突然轻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嗯?”

    “你不觉得吗?自从我们大婚后,你似乎变了一些,不是说变得不好,只是对我太好了…而且那种好,让我感觉到你似乎是在补欠着什么。”应欢欢微微有些低落的道。

    “我只想让你知道,你并不欠我任何东西,我爱你…胜过我爱我自己。”应欢欢轻咬着红唇,轻声道。

    林动脸庞上的笑容仿佛是在此时逐渐的僵硬,他轻轻的抚着应欢欢的脸颊,喃喃道:“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傻啊…”

    “那你要告诉我吗?”应欢欢轻声道。

    林动沉默着,他望着遥远的地方,漆黑的双目中似乎是有着极端复杂的情感涌出来,许久后,他轻声道:“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嗯。”应欢欢点着小脑袋。

    林动笑着,笑容苦涩,然后他开始讲起一个故事,在那个故事里,也有着一个叫做林动的人,同样的,还有着一个叫做应欢欢的女孩,而且,那个女孩还拥有着所谓远古八主之一的冰主转世的身份,在那里,还有着可怕的异魔…

    在那里,他们聚少分多,但那种感情,同样真挚,而且,他们最终也没有如同这里那般结为夫妻。

    他的声音,微微的有些低沉,其中仿佛是有着无尽的悲伤在涌动。

    应欢欢望着此时的林动,不知不觉,通红了眼眶,特别是当她在听见那个应欢欢最后燃烧自己,将他送入祖之路时,晶莹的水花已是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她总是这么不听你的话,你一定很恼她的吧?”应欢欢红着眼睛,道。

    “是啊…若是能够最后真的一起灭亡,其实也是一种幸福,总好过将那种悲伤留给活着的人独自去承受要好啊,那样…真的很难受很痛苦的啊。”林动轻声道。

    “可是有些东西,终归是无法避免的,你要承受这份悲伤,但她也要承受欺骗挚爱之人的痛苦。”

    “是啊,我没资格恼她的…”林动突然微微一愣,笑道:“那只是一个故事罢了。”

    应欢欢却并没有回答,那大眼睛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其实…我们便是那祖之路中的轮回吧?”

    “这些…都是假的吧?”

    林动望着她,然后拉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心脏处,道:“真的假的,你难道感觉不到吗?有些东西,即便是千般轮回,依旧无法改变。”

    “而且,如果这真的是轮回的话,那我宁愿为之沉沦。”

    “我现在,只想陪着你,好吗?”

    应欢欢轻轻的搽拭着脸颊上的泪花,又哭又笑:“我突然很嫉妒那个我了,怎么办?”

    “我知道你这是想要补偿我,不过,这不是我所想要的,虽然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感同样的真实。”应欢欢轻轻一笑:“因为,我也是她,没有你心中的所想,这一切,都不会出现。”

    “而且,她能够为了你燃烧轮回,你认为,我可能会因此让你沉沦在这般轮回之中吗?”

    林动望着她,怔怔无言,即便是轮回之中,她的性子,依旧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为你弹琴好吗?她最后没有做的事,我来帮她做。”

    应欢欢松开林动的手掌,玉手一挥,便是有着翠绿色的古筝闪现出来,她对着林动微微一笑,脸颊上的泪水闪烁着光泽。

    纤细的素手缓缓落下,修长的玉指在琴弦之上游走,悲伤的琴声,悠扬的飘扬。

    就像是那多年前首次相遇,跳动的乌黑马尾,像是那曾经银铃般清脆的娇笑声,像是那燃烧轮回最后时候的温柔笑容…

    林动的眼睛,在此时彻底的通红下来,巨大的酸楚冲击着他的眼睛,令得他视线模糊,他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脑海深处,无数次的轮回爆炸开来,沉沦的意识,开始在此时彻彻底底的苏醒。

    那漆黑的双眸,由茫然变得深邃与沧桑,最终凝聚在面前那女孩身上,再然后,泪水流淌了出来。

    一如在那轮回之前,火焰之中所燃烧的那流着眼泪,但却面带着温柔笑容的一幕。

    “啊!”

    他仰着头,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咆哮声远远的传荡开来,回荡在这天地之间,其中所蕴含的悲伤,让得天地都是变得暗沉了下来。

    “啊!”

    “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不肯听我的话啊!”

    眼泪疯狂的流着,他扑了过去,紧紧的将应欢欢搂在怀中,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情感,犹如无助的孩子一般,嚎啕大哭。

    应欢欢抱着他的脑袋,将冰凉湿润的下巴抵在他的头上,眼泪滴答答的落下来,哽咽的道:“那个我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你怎么能在这里沉沦,这种补偿,不是我们想要看见的。”

    林动眼睛模糊,喃喃的道:“让我陪你渡过这一世轮回吧。”

    “那这样你就又将会陷入那无尽的轮回之中。”应欢欢纤细指尖轻轻的触着他的心脏,道:“其实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因为它发生在你的内心最深处,如果不是你所想,就不会出现…我,也一直在这里。”

    “这一切,都够了。”

    “所以…”

    应欢欢大眼睛看着林动,然后那柔软的唇吻上他的嘴,水花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林动,请苏醒吧。”

    林动紧紧的搂住怀中的人儿,那股大力,仿佛是要将她揉进身体之中一般,而后深深的吻了下去。

    山崖上,男女相拥,轻风拂来,仿佛还伴随着悠扬的琴音,与那漫山遍野的鲜艳花草,轻轻摇摆。

    万丈霞光,突然自林动体内暴射出来,然后天地开始模糊,怀中的人儿,也是越来越淡,林动虽然双臂紧紧的搂住她,但依旧无法阻止她身形的变淡。

    “谢谢你,这一世,我很开心,她应该,也能感受到的。”

    倩影越来越淡,只是那俏脸之上的笑容,却是无尽的留恋与幸福,而后,终是散去。

    天地再度黑暗,仿佛归于了混沌。

    林动则是沉寂的跪在那黑暗之中,许久许久后,终于是缓缓的抬起头,黑色的眸子有着清明再度回归,再然后,他猛的起身,一种无可撼动的坚毅涌了出来。

    我走遍轮回,只为与你相遇。

    不管如何,不管将会付出多大的代价,即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把你找回来!

其实感情并不是《武动乾坤》的主体,土豆小说的主体永远是升级打怪,应欢欢出场太晚,和林动相伴的时间也太少,而且仔细推敲其性格行为也会发现有一些难以自圆其说之处。

可这种相遇相知同生死共患难所孕育出的决绝而温柔的情感,令人神往而沉醉。某些描写细腻与文笔水平更是远超平均线,“我只想要你活着啊”贯穿这条感情线,如刻灵魂。大概应欢欢是触动了作者本人心底柔软的地方了吧。

个人觉得非常可惜的是鲲灵,与林动一起有机缘亦对其有恩,身份特殊又有能力,更为关键的是她完整而具体地目睹了林动的记忆,可以有故事,但最终仅仅出场了那么一次,成为删去也毫不影响的路。土豆的小说每逢结尾临近都会加速,这也是这条线没能展开的原因之一。

————————————————————————————————————————————————————————————————————————————————-

《极品家丁》

逻辑上问题就不聊了,说说感情方面的:

1.有很多情话是有情调或有力量的,但过于油腻的也不少,然而后面这部分也是一说一个准,剧中女孩也不是肤浅角色,就这么被吃得死死的很难理解。

不谈原创部分的文学水平,书中的诗词运用起来确实堪称一绝,对青璇从“只把杭州当汴州”到“开在断肠时”,对仙儿有“春风不知玉颜改”,对玉若有“奈何桥上等三年”,对雨昔有“双枝并为春,岁岁作年少”。玉伽虽然换成了现代文艺风“我是你的眼”,然而矛盾巅峰章标题为“红颜未老恩先断”。

2.女性太多戏份串联不自然,当着a的面和b生离死别,和a缠绵后转头悱恻b,前脚你侬我侬后脚长期下线等等,读取来非常不自然。

肖青璇

男主真正的知己和心意相通者,“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这也是她坐镇后宫的原因,但单论剧情只能说中规中矩,毕竟“感情不够,意外来凑”,有道是肖青璇再度出场时增加了前期明显看不出来的设定,深以为然。

秦仙儿

敢爱敢恨不拘一格与只愿君心似我心都让人难以忘怀,乱箭证心二砍红线等都叫人印象深刻,可正所谓难得才更为珍贵,过于主动的姿态使得其在男主心中顺位不高,读来不免不忿。

萧玉霜

单纯无垢,我见犹怜贯彻始终,演绎至极,然而光靠这一点立人物总有不够立体之憾,有着相似定位的依莲就有着比二小姐更为丰满的人设,世界上有一种感情,叫“我只念着你”,不论是以死明志的决绝,甘当大任的决意,“抱抱我”避无可避下的真情爆发,还是“长留此地,终生待君”如草侍风的浪漫,都使得这位小姑娘塑造上深入人心。

徐芷晴

“巴彦浩特之战,君之声名鹊起。深入草原,断敌食粮,以血肉之躯,御敌于国门之外,直叫胡人闻风丧胆。感君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一事,请君勿念:芷晴身可死,贺兰山永不陷落!”

“君之心意,芷晴已知。唯前程漫漫,荆棘遍布,望君爱惜己身,勿使人挂念。妾着盛装,半葬于沙,日夜祈福,待君凯旋!”

性格使然,有一种人,有一种情,宜远不宜近,故芷晴和男主甜甜蜜蜜的描写总有一种别扭。

然而相隔两地的互相守望心有灵犀,不言不语而满满默契,真是一种比紧紧依偎而不分离更加神圣,让人动容而为之神往的情感。

宁雨昔

仙子的沦陷过程推敲起来也是毛病多多,然而千绝峰,百丈索,已然是无可模仿的神仙眷侣,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宁雨昔的故事是唯一写出了隐逸感的,冰婚纱与一次又一次的生死相依,更是增添了无与伦比的浪漫。

玉伽

虽然也试图浓墨重彩地刻画男主之苦,但在家国大于个人的政治正确下,回来后男主的苦除了皮肉之苦,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逼他们姐弟长分,彼此相隔玉伽一人在漠外十载相思之苦,何其残忍,尽管这份相思是双向的,可男主有那么多佳人相伴,何其不公。当然此前男主生生承受一箭可表寸心。

三箭连心,六月飞雪,鬓染霜花,以家国为背景,宿命为序幕,大漠草原雪山为舞台,方方面面让这场戏绚烂斑斓。重逢感情万分浓烈,亦是发自于心,无比真切。如果单把这条线拿出来品,生死恋人莫过于此。

胡思乱写爱好者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