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少战终章3

最大外挂:双眼2.0

a.推白色死神是一个有战争史常识的人都能想到的事情,但结合桑达斯新败兔子组观赛大洗全员却对此毫不设防的情况来看……很难判定到底是在侮辱角色还是观众的智商。

b.就表现来看这姑娘少战(目前)第一炮手的名号应无争议(可以断言直美杏华农娜都没这么强),可是,虽然记载上西蒙海耶确实是人头数第一,但他本人是有狙击对决败退纪录的,就这么钦定芬强于苏,真的合适吗?

c.决赛的对手肯定是红茶,就作战风格来看,大吉岭还真有点天克军神的味道,考虑到是9打20,歼灭战应该没戏,但我还是蛮想看的,毕竟旗车战可以更有趣,但场面一定是歼灭战更好看,(出于个人兴趣我是蛮喜欢考察战略战术这方面的东西的,但在本作的框架下这种考察终归是不严肃的)决赛嘛总要更有气势一点,更激烈的炮火也应更符合受众对本作的想象吧。另外,剧场版百夫长都出来了,这车是不是也更新换代一波让军宅们爽一爽比较好(尽管我想不到什么自然的理由)?

d.于我而言,军神以这种方式被斩首不仅意外,且不支持,两个顶级车组碰上了,不solo一场(人数不公平?那让新妹子加入不就得了)就让一方退场,未免太讨巧也太偷懒了。

ps:就剧场版的表现来看,米卡和军神车组各有千秋,但3里鮟鱇组已能自如换位了,以这种成长速度估计,姐姐走之后她们已不存在单挑赢不了的情况了,这也是被干脆弄下场的原因之一吧。

突出一个游刃有余,这应该不是你们连桑达斯怎么输的都不知道的理由……吧?

 

Q:这片不合理的地方多了去了为什么只为大洗打抱不平?

A:因为我喜欢美穗啊,我是军神厨啊,军神这么有灵气的姑娘有多难得那岂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我从未觉得只有大洗的表现是不合理的,只不过他人的,why care?

 

这种猥琐流打法在旗车战获胜方式足够明确且简单的情况下,属于把路走窄了。

用足球贴切地比喻就是,有一支球队抛弃了“研究球员的搭配与位置,强调空间的利用,相对稳定的打法与默契的配合”等一切传统,用“广撒网”“苦训练”等方式得到了一个个人技术极为精湛的10号,然后把场上的所有问题都交给他来解决,其他人只要能传球给他就行了。

用乒乓球直观地比喻就是。某一乒协完全放弃近中远台技术的训练,把所有精力都用于研究发球,然后培养出了控制与相持都一塌糊涂但发球技术吊炸天,其他顶级球员也基本接不住的选手。

在甚至不需要规则发生一丝一毫的变化的情况下改变了它所属的运动的“本质”,一个只有个人秀的足球,还叫足球吗?一个发球定胜负的乒乓球,还叫乒乓球吗?

ps:改变后的东西当然也可以成为一项完备且成熟的运动,但毫无疑问,它不再是爱好者们所热爱的那项运动了。

在打比方时我忽略了实践的可能性,但继续这种蹲坑流在少战里没有普适化的困难,技术不够设备来凑,设备更新到极致队员也做不到白毛那么远的话,拉近点就是了,反正只要保证狙击车不会被狙就好了。

而如果没有了正面的对抗只看谁更有耐心更能龟缩更有准头,那这坦克大战还有什么意思?

综上,从战车道发展的角度来看,鼓吹远距离狙击也是一件负面意义深远的事情。

 

1.不知道是不是大洗专修巷战的缘故,丛林战似乎有些水土不服,军神和会长外的车组远没有表现出剧场版里那份灵气,尤其是河马,作为大洗的主要火力竟直接在逃窜中被击毁。考虑到战局拖得太久,有着突击传统的马鹿精神蓄水池更深?

2.放羊是军神的招牌,但在劣势的情况下任由分兵不作组织,作为指挥者是失职的。

3.杀完鮟鱇立刻自杀这种低级失误……只能说本作在黑日本马鹿上大概就没留情过。

4.文戏肉眼可见的敷衍,文戏不出彩的作品,灵魂注定是不完整的。

5.就大洗vs继续一役,我给军神的战前准备打0分,至于“其他车尽数轻易被引走导致两车在村庄中遭到包围只能带着旗车往大雪原仓皇逃窜进而成为了活靶子……”

美穗你怎么了?醒醒啊这是奥运会!

一击五杀确实帅气地不行,可陷入了这种境况……赛后全员检讨吧。

小声bb一句,打出这种操作也是人家麻华优厉害,和你车长有半毛钱关系?

换言之,制造这种局面的强行荒唐程度堪比中国乒协不让马龙参赛了。。。

 

在比赛过程中交换人员是允许的,但估计不允许退场人员参与交换(没有先例性质也有区别),所以军神小队肯定无缘后续比赛了。

比赛人员大概也是不允许和场外人员在比赛中交流的,不过哪怕允许,也应该不会设计一个幕后指挥官的剧情。

看过一本书提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二战时希特勒常常会对前线的一支部队和指挥官发布大量具体的命令,然而发布命令的对象本身是不存在的。

即使是一场共同参与的活动,局外观测者与局内实践者,所见所知所感也可能是大相径庭的,哪怕身处局外会拥有更“客观”“全局”“上帝”的视角,行指挥之事依旧可能是一种越俎代庖。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