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ButterflySeeker

布局

批评一言以蔽之:优衣太神,圭介太鬼。

千岁的过目不忘和羽矢的以一当百固然也是极其出众的能力,但基于新本格的框架很容易接受。

日常里的优衣看啥知啥,一眼全真,这种无限制渗透任意人内心的能力属于战略级别的武器,值得敌对势力专门策划暗杀的那种。在水面下暗自用还好说,如果主动暴露能力为国家工作,至少在某个没事就强制核酸隔离,到哪都要出示破码的某国来说,绝对是要被秘密保护起来,而且完全无视本人意志的那种。在案件上,优衣的表现就相对正常地多,属于在一般理解范围内的心理学专家,合情合理地交涉中大展拳脚。

在我看来,这是作者描述优衣向圭介的冲锋过程把控失当,使得一些效果无力用行动或对话来达成,只能“蛮不讲理”地归结于能力的结果。

但这不过我擅自对文本的一种解释,如果把目光限制于作品内,比较优衣在日常与案件之间的不平衡,就会自然而然地得出疑问:“明明有更简洁直接的处理办法,为啥不用呢?自发限制优衣能力的侦察方式不异常吗?”

而圭介不在于其能力有多方便或多神奇,而是这种能力的表现过于随意。

以千岁案为例,依次看到的图像是“插画”,“死者”和“异色”,最后一个是诱案真凶不论,前两个同为参与问答而遭误杀的对象,为何场景迥异呢?

“没有杀人案就没有第一个死者,而时隔多年新死者诞生,正是因为他看了插画的机缘巧合”的解释固然能够成立,但同样可以问,首位悲剧之源为什么不正是受害者遇图太早呢?末位悲剧之源为何不正是凶手仇火未灭呢?

线索在微妙处互为映照并非一个可指责之处,然而本作能力解释权全归作者所有的倾向过于明显,使得基于故事本身给出一条可判定的方法变成了不可能,也就失去了框架内部的自洽性。这在te里表现地最为明显,手绳会展现的图景无人知晓彼此却心照不宣,突出一个吊诡,但如果解明能力,则不失为一步秒棋。

值得不吝赞美的是情节展开有趣,分寸拿捏得当,在新框架下依旧保证了悬念性与流畅性。

总而言之,布局上的硬伤不容忽视,难言高明,但瑕不掩瑜。

推理

5个case的推理水平不尽一致,天童线最为出色,本线这段话大概也是源于作者的自信。

ps:其实我第一反应是气氛像莱克特但能力明显更接近角落里的老人,然而被越狱惊吓到的我瞬间转为赞成男主的判断,在得知越狱不是靠姐姐自己的能力后又把立场倒回去了。

天童线逻辑上的推进,补足与反转次数最多,每一次都有序而严密,全程兼具了流畅性和醍醐味,完整而精彩,仅仅有一些叙事上就能弥补的瑕疵(譬如前两次探查其实没法排除更衣室直接锁定浴室,但加上第三次就可以;在香水瓶被打破的推理上稍显冗绕(是不是人倒地两次才破的压根无所谓,只要知道这是搏斗带来的直接结果就可以了);在锁定犯人上可以用看护做更多的说明)。另一方面,过程和路线女主的能力的结合也表现得最为游刃有余,优衣的交涉力贯穿事件而发挥充分。

本作字里行间都萦绕了一份感性,所以优衣的能力大概正好就是作者擅长的领域,因此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实际上另两线女主被当作核心的能力并非没有发挥,但对事件关键的推动力却可以归结为她们觉醒了的感性。4个case风格上一脉相承,可以看出不计较圭介的能力的话,作者对故事的掌控力始终牢靠。

ps:我对优衣本人的观感不论,现实生活里遇到这种能单方面抹杀距离的存在,我一定是敬而远之的,这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相处模式,尽管我觉得如果本人足够善良的话,关键时刻拉你一把的效果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case5从故事构成,人物行动到真相推演,都有一股强烈的匆忙感,似乎文字也被剧中紧张的气氛所感染而表露出了一份慌乱,不言而喻自是破绽良多。从头到尾梳理一遍的话,伏线的铺陈和舞台的搭建未见不足,叙事始终清晰,要点未曾遗漏,可见大纲和思路都没有受到破坏,或许是工期掣肘吧。推理部分相较之下乏善可陈的另一原因是许多相关的部分已出现于前,到这里故事走向偏向了对抗和除恶,而这大概也非作者所长。

虽然推理大体建构完整,演绎流畅,但在与心理侧写的兼容上表现不佳。尽管我是一个绝对比作者极端得多的反统计主义者,坚定地认为统计不能提供任何关于真的知识(只要真的定义不是实用),但统计结果的使用价值还是值得期待的。另一方面,《局外人》有不容低估的警示意义但离放之四海而皆准也很远,在谨慎的态度下心证可以成为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因此以统计结果为基结合心理学的侧写具有相当的挖掘潜力,蜻蜓点水般地运用不免遗憾(不过好像优衣可以替代很多就是了)。

其他

抽离案件相关的部分单独加以审视还是有失妥当的,毕竟不管对本作的心理描写呈什么态度,都不能否认主角四人的心理转变是case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在前文也有所反映,不过它不属于我的兴趣点就不再专门费笔墨了。虽然个人线结尾外的h都和case5一样着急,但三位女主角的塑造有相当亮眼的部分,点名表扬看电影时的学姐。

至于trick,这种既不能吃也不能冲,又从来不是长篇推理作品出彩的关键要素的玩意有啥好讨论的。

总结

推荐给“我对xx评价不高,因为在场景c的大段描写中,进去的只有a出来的只有b交待的的很明白,所以显而易见a=b,它故布疑症的手法不够高明”这类可以在讨论中给予启发的推理爱好者。

不适合“xx就是个cjb,因为我提前yy页就看出来手法是什么了”这种几无交流价值的推理爱好者尝试。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