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新·弹丸论破V3:大家互相残杀的新学期

trick风格统一,而在与能力的结合上低于预期。

case1在保持枫妹的心路开放的状态下,没有作假,靠认知错位的叙述技巧便完成了误导,心声有所遮掩却始终连贯,作为叙诡可以说是非常漂亮了。

case2证据太刻意都能感觉到不多提,另就是留下这么大证据即使冒一点风险也应该在早上试图回收的,但也没有充分解释凶手为何不作为。

在读case2的过程中倒是明显感受到了班级审判这一系统灵感来自《十二怒汉》,重点并不在于“事实”是什么,也不在于证据够不够“硬”,某种意义上很像狼人杀,提出意见者的叙事能够说服旁观者,让后者跟票就行。

本作的trick是北山猛邦设计的,所以case3那个拉胯的密室……该说不愧是他吗?跷跷板的思路堪称高妙,但动作太多,一套执行下来没得逃。

case4一阶搭一阶构成逻辑链的演绎设计地很严谨,不如说在没有故布疑症的情况下这个严谨程度已经没有复杂性可言了,这也算我相对擅长的思考方式,因此在班级审判开始前就找到凶手了,毕竟奎因流的招牌就是排除法。

2-4较之本case严谨性明显不如,虽然用的也是排除法,但没有决定性证据处理手段正如上所述,不过整体上要好很多,不是因为诡计多么惊人,也不是因为参考资料太多(有人讨论2-4时生怕涉及建筑的菜名没报全导致阅历被低估半点而我只是很难理解其联想能力何以如此丰富,惊奇屋泄了钟表馆的底?那被召集的名侦探也泄了无人生还的底?净tm扯淡),而是结合模式本身,在设计与表现上平衡感与完成度都相当出色。单论模式,本case走得更远,然而有步子迈得太大而离题之嫌。

我对本作的动机一直很宽容,首先为了使审判有意义,角色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愉悦犯人格,其次在希望与绝望对抗这一主旨下彼此还得有友爱倾向,再考虑16个认识上完全不相干的人突然聚到一起的前提与动机不重样这一隐含条件,持续互杀还能一直给出合情合理的理由反而更加不可思议。

case5还是很过瘾的,但较之2-5就差距明显了。演绎的酣畅感与醍醐味在简不在繁,且推测的结论越多可确定的事实就越少。2-5就两个逻辑要点,一是狛枝的真正死因,二是他有没有用能力及如果用了针对的是谁。而本case的逻辑点无疑过多了,且能拥有这么多逻辑点和两个痕迹过重的取巧,即空空荡荡的档案与一位身份不明的讨论者是分不开的。对case本身我只想说,小吉已经赢了,被压前他其实已毒发身亡了,但又没完全赢,因为只要认定的凶手不是死者,黑白熊就能不管真相维持原判。

chapter6前半段真可谓后期奎因问题的教科书,听没听过这个名词一点也不重要,只要对推理题材有一点反思,重审case1时应会本能冒出这两个问题的反诘念头,我对后期奎因问题是持完全否定态度的,在强迫我把自己丢到垃圾堆最深处的玩意捡回来这一点上,制作组算是赢了。可是,仗着与玩家之间的不平等地位硬掀桌子真的大丈夫?用彻底冒犯本格厨的方式重构案件真的有意思?还是制作组嫌枫妹长达8小时的处刑还不够狠必须再鞭一波?

一开始我觉得枫妹是凶手,手法是进门直接砸背后,但最原紧随其后时间上不能(弹钢琴的手好像也不太能扔铅球),然后猜是不是最原在摆弄相机时动了手脚使自己免于被照,然而他也没有单独作案的时间。

解答被抛出来时我第一反应是离谱:我虽然大学物理从不上课作业纯抄,但高中物理学得还可以,这滚下去的动量不是直接飞天把书带走?

毕竟我也没勘察现场,就当书可作墙吧,可枫妹再布置完机关后再没进现场一次,这么多道手续却没有彩排,

它!真!的!能!一!次!成!功!吗!

这为机关打了掩护的音乐,可完全不在枫妹的计划里。

好,就当全都有超高校级的幸运,可观察一下伤口,这袭击能来自上方?

天海是俯身寻找前方的相机,不是垂头探究地面(关于这点居然没人质疑,想了想我还真释然了,虽然三代众不少脑瓜转得算快,但在搜查摸鱼上依旧延续传统,可能他们真没认真看过伤口)。

是以,自始至终,我都不接受这否定了我铅球来自同一高度这一思考前提的解答。

新本格是承认密道的,然而到重审时才给,算什么?为以假代真推波助澜的法官和把所谓的公平踩烂的隐形摄影,又算什么?

其实官方对摄像机的设定有多么毁推理也门儿清的很:游戏已经进行不下去了,安排机望掀桌子吧。

至于这沿着谎言之路狂飙不止,从暗嘲本格厨越至明婊全粉丝的后半段,以解构视之,表达未免太直接而显得太粗犷,在这个体系下应能有更精致的形态。私以为,构成了本作系列审美基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正是其模式所创造的这种去生活化的,与观众拉开距离的表演;而坚持这般获得故事张力,会带来审美与创作双重意义上的疲劳。在某些地方,本作给我的感受也确实与《西班牙披肩之谜》相似。想必在既有架构下心力已难以维持品质,故用此姿态完结以断绝念想(考虑到3前面的v,小高应该还是悄悄给自己留了退路的)。对此我最大的感想嘛,明明意思几句话就能说清楚为什么可以说这么久?是声优不满工时就不接活吗?直接发工资呗何苦劳烦人家。

ps:掰扯到这个份上,要怎么理解百田的病呢?

伪证这一系统上的突破给了我莫大的惊喜,可惜在具体应用上保守有余(迫害枫妹时就不顾忌了?)班级审判里三代平均智商显著上升(据说因一二代智障发言过多遭到抗议所以有所调整),相应地,魔怔度显著下降,不配合度显著上升,不少线索是审判过程中得到的,因而在推理上三代也比二代更难一点(三代的逻辑也更绕了,游戏时间就是被更啰嗦的讨论和更繁复的小游戏拖长的),最原推理能力主角第一应该没有争议,放到全篇的话大概是仅次于七海的存在(七海的发言大多是提问所以显得相当低调,就过程和结果而言她也确实只在打辅助,然而每一次提问都能抓到命门是很多推理小说里的侦探都达不到的水平。狛枝和小吉时不时快于主角的察觉得益于信息不对称而非分析,推理能力往往会因过于强大的带节奏气场被高估。弹1case太简单雾切还有吃不准的地方,可以认定她不如最原)。

胡思乱写爱好者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