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S1ep20观看笔记

千早的眼睛里其实并无人,可见诗畅压迫力之强。
本话中间有段可以看出,在千早心里,新和诗畅都宛若神明,区别在于,新只会让千早产生亲近之意。

题解

茫茫船出海,放眼望天边。白浪滔滔滚,疑是碧云翻。——第76首

这首和歌并未出现于剧中,且剧中另有重吟的和歌,因此不好理解它何以成为标题。
谨提供一个个人看法:这首和歌的口吻是男性,这在《百人一首》里非常少见,本话里男性占据了舞台中心,和歌的气势既与诸位角色剑指名人之位的豪情相符,也契合太一绝不逃避的精神。

 

行云流水













音起时新陡然眼抬而眉动,镜头切到对手并高速上摆,再切到中间争夺的焦点上,切回新的眼睛并转向他的手臂,随着新手臂的舞动而聚焦到了飞出的歌牌,歌牌撞上玻璃,发出清脆的声响而后下落,两人的目光追随着歌牌,身体却因惯性继续着动作,广史回过神来面露惊色,最后吟罢牌落,这一回合从开始到结束,只有5秒。

运镜多变酣畅,音画情绪一体。

 

芳心拂乱

太一告诉千早新在比赛。
两人的心情被面部写满,正面相对却被笔直的阴影隔开,背入的光线与遮住的眼睛使太一显得有些虚幻,表露了其不宁的心绪。

此时,歌牌掉落,那是另一种,更为本质的,呼唤着千早去见新的声音。


特写后将镜头慢慢拉远,尽管因突如其来而难以置信,千早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了会场上。镜头将千早从右侧移到中央,象征了她由倾听者到行动者的身份转换。

 两人刚刚相见便开始交错,太一贯彻着自己不逃避的信念,但意料之中的反应也加深了他的难过。

顺着千早的目光,以红地毯为线索,注意力转向了会场。

正吟的和歌映照着千早的心绪。

藉音转场,所吟目标之名被光线照亮——占满了此刻千早内心的那个人。

不均的光线将视线引向了角落。

反打,和歌吟到下句,继续诉说着千早的心绪。

切回并特写,下一首和歌顺势吟出,为这一场景作了总结,同时将气氛转回了激烈的战局。

兀自站立的千早的秀发因新手臂的挥动而顷刻扬起,还有心。
虚化的光线强调着主体,左半空间的留出使拂动之感大大增强。
ps:其实新的手挥动的方向是千早站立的反方向。

 

衷肠未诉
对书页的解读随君想象,第一章出场的藤壶,是光源氏永不忘怀的白月光。倒错性别的隐喻,果然千早弱阴强阳。




读到紫式部的作品,千早想起了今日与新初逢时的回忆,轻轻地复吟以确认自己的心意(构图使千早的面部与光线方向一致,凸显了她飘忽不定的心情),行进的列车无言地昭示着未吟出口的下半句。

相逢江海上,难辨旧君容。夜半云中月,匆匆无影踪。——第57首
这首紫式部创作的和歌表达了与童年旧友相逢短暂便又离别的惆怅之情,十分契合新和千早这次的暂会。
ps:紫式部和其友人是在旅路上相遇的,所以不用揣测“江海”啥寓意了

思君终不见,浪静海黄昏。卤水釜中沸,侬心亦似焚。——第97首
第一首是别歌,第二首就是纯粹的恋歌了,对千早而言,最重要的心情是叹离别,但亦有淡淡的情愫掺杂其中。

 

余片萃拾




太一晋级后的兴奋地望向将入的会场→红地毯引导着视线→定格于尽头的原田老师(故事来到了转折点)

 


构图用扶手和盲道将太一挤压到了一个极为狭窄的空间里,表征着其受迫的精神。

 


惯用手法——以光线突出主体
随后立刻把镜头切给了千早——用不在此处的中心人物为观众制造了情感的缓冲带。
镜头转回时,太一和新以长辈为契机开始了交谈,过渡地十分自然。

 



本话光线运用之最的正反打。
同一个视角,太一却有了最棒的表情。
情节上终结了开篇的伏笔,太一本人的坚强是感染力充沛的主因,但原田老师不曾减少的默默关怀,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